Category: 悉尼见闻

NRL 总决赛

nrl grand final

接连几个礼拜的周五晚上, 我们都去酒吧看 NRL 的比赛, 发现渐渐的也能看下去了. 橄榄球的确是比较彪悍的, 而且对抗性太强了. 足球篮球等其他运动带来的感官刺激绝对没有橄榄球来的强烈. 估计这就是为什么在新州以及其他澳大利亚地区, NRL 的比赛这么的吸引人. 联赛十六支球队中有十只来自新南威尔士州.

上周五的第一场半决赛, Bulldog 对阵 Eels (实在是不知道中文是怎么翻译这些队名的, 所以用的外文), 到场的观众竟然有 74549 人!! 整个悉尼地区也就 400 万人吧…… 而且这两支队伍都是来自悉尼的, 不同的大区而已, 有点类似海淀橄榄球队打通州橄榄球队那意思.

这周日,  NRL 的总决赛, Storm 对阵 Eels, 地点在悉尼奥林匹克球场, 球票早就卖光了, 届时肯定还是爆满, 75000 人上下的上座率.

PS:

  • 在澳大利亚, 还有澳式橄榄 (AFL), 似乎在维多利亚州比较流行
  • NRL 和 AFL 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NRL 穿长袖比赛服, AFL 穿无袖比赛服……
  • NRL 全称 National Rugby League, 其中 League 不是联赛的意思, rugby league 是一种打法, 与其近似的是叫 rugby union 的打法……
  • 看了 NRL 之后, 学会了一种新的八强淘汰赛制: McIntyre Final Eight System. 它会比普通的单败淘汰赛多出一个比赛日, 但是似乎稍微公平了些.
  • 球场上有的队员不是一味蛮干的, 他们靠灵活的脚步和逼真的假动作, 其中就有被我们戏称为 "Super Star" 的 Jarryd Hayne

以上就是几周橄榄球的观后感, 欢迎橄榄球爱好者指正.

在悉尼遇到沙尘暴

sydney dust storm

昨天下了超大的雨, 风刮得也很厉害, 本以为今天继续呢. 结果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是红的, 迷迷糊糊中我以为自己做梦回到火星了. 扒开窗帘看外面, 真是红的让人害怕. 但是深吸一口气之后, 我就又放心的躺下了: 100% 的沙尘暴, 味道和天津的都是一样的.

这说明什么! 只要风足够大, 你绿化的再好也白搭. 悉尼绿化好吧, 大风照样把沙子大老远的给你送来了. 而且这边红土也不少, 沙尘暴是红色的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还说明, 澳大利亚制造沙尘暴已经接近甚至追赶上国内的先进水平, 跨入世界领先的行列.

图片来自AP, 更多图片请访问: SMH 的网站

又一次离火这么近

Harbourne St at Kingsford

昨天下午四五点钟时, 家门口那条主街上又是救护车, 又是警车, 又是消防车的, 哇哇哇哇的. 过了一会儿接到了黄同学的电话, 说他家楼上那户着了…… 原来如此啊. 确认他们家没影响之后, 我说等会儿我啊, 我去看看热闹. 话说在他家的阳台上能看到我家, 直线距离目测不过三四百米.

到了之后看到阳台栏杆烧掉了一块儿, 屋顶黑了, 并无大碍. 消防员都开始收工了, 警戒线也都扯下来了. 警察在周围问了一圈没线索之后, 说待会儿就能上去了. 真是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散场.

满别墅的垃圾

bondi-rubbish-house

昨天电视里有条新闻很有趣, bondi 附近有一家, 院子里慢慢的都是垃圾, 17 年来市政已经清理过 14 次了, 但是依旧没有任何效果.  据房产中介说, 这条街的房价已经从 200 万跌到 150 万了, 就是因为这个著名的 Boonara Ave 19 号…… 谷歌地图上能清晰的看到这家 ( 搜索关键字 "19 boonara ave bondi nsw" )